神功练阳具


时间:2021/5/11 11:23:11

天龙山顶峰占地大约方圆数十万亩,山泉小溪流穿石隙,除了堂皇大殿外,一半土地被树荫密林覆盖,可谓广袤无边,天龙山沿着自己的小道脉路绵延这儿已呈恢宏之态,却意犹未尽的伸展臂弯把这块人烟极少的顶峰揽抱其中。其中山岩高原也遍布着无数的棕榈溶洞,有山有水的先天地势犹如人间仙境,更因此铸造了天龙山的壮丽美景。

不知过了多久,在这里方圆上万平方千米都几乎没有一户人家的地方打转了大片刻,我与师父二人抵达了其中一名天龙派弟子所安排好的内房时已近黄昏,现今连夜赶路再加方才在大殿上所发生过的事情,种种一切实在令我有点疲倦不堪,心境极之疲累浮躁,全身浑浑噩噩似的,一言不发的待在厢房里头。

「徒儿啊,方才师父出言阻止你与天龙派争执,其实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方才那事希望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忽地,师父一声慈祥的语声传到我耳边。

我抑郁地坐在厢房里头,忽听师父一声传来,倏然顿住自己的思绪,随即举眸凝望着师父半晌,此时不由得叹惜了一声,面色更是沉重不已,则感叹回道:

「徒儿知道师父的用心良苦,请师父见谅,只是徒儿一时惭愧不已,始终想不通为何那位小宣姑娘会成为了杀人凶手她实在死得很冤枉,背后肯定是有人在威胁她的,会不会就是那个姓龙的家伙」

师父仰面长叹,接道:「她无论是受人主使,或是自己真的怀有阴计,此番事已至此,凡事都要真凭实据,如今指证那位龙兄弟既然证据不足,正所谓唇亡齿寒,假若真是那姓龙所干的好事,相信他日苍天有眼,势会遭到天雷所噼,况且为师之前不是曾告诉过徒儿,那人乃阴奸狡猾之辈,方才明刀明枪实在招惹不起。算了吧,所谓人死不能复生,徒儿也无须再多自责了。」我心情低落,顿时皱着眉,叹道:「徒儿明白,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待会若在这儿与她的师姐碰面,徒儿一时半刻真不知如何跟她交待一切才好……」话犹未了,突听厢房外有人发出一声嘹亮的娇斥声,语声叱咄,听似心寒耸然,然而那一声嘹亮的娇斥声,竟急速的盖过了厢房四环,声波的回音也因此震动地钻进了我的耳鼓,刹那间令我一颗心彷佛巨石骤落般楞了起来,接着冷汗渗渗洒落,而最终整个人就像被针刺似的弹了起身!

「姓刘的,你快给我滚出来!」

「是凤……凤姑娘」错愕之际,我几乎忍不住朝厢房门外一望,耸然瞧见多日不见的凤葶玉竟走到了门前,而另一条身影缓缓跟随在她背后的也就是此前在洪老爷一手拉线穿针的情况下,且命令要下嫁于我的洪月怡姑娘。

忽见凤姑娘神色骤变,娥眉微蹙,悬念十分,哽咽地呐喊道:「我师妹为何会死你快从实招来!」

察言观色,早已楞住了的我心里更是觉得眼前的凤姑娘越来越无理取闹,越来越莫明其妙,她好像总会想到凡事都是跟我有莫大的牵连似的。暗想到这儿,我心里更是显得烦躁焦急,心里也暗忖着我自己也是个人,也是有凡人所拥有的底线,而现今面对着她无理的痛斥,我再也承受不住她一直以来常常对我的质疑及信任了,随即带着口吃般的语声,赶紧地向她开口澄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凤……凤姑娘,真是冤枉啊!这……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实……实情是你那位师妹在大殿上行杀天龙派的掌门,所以死在天龙派大弟子,也就是那姓龙的家伙的乱剑之下!这件事相不相信就由得你,反正你一直都不信任我,再说下去也是毫无意义了,但我可以坦白说的就是整件事情确是与我无关。」此话一落,凤葶玉双眉更是紧皱,丹凤眼彷佛充满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怒火一般,纵然恼火满面,但她仍是娥眉淡扫,丰姿如仙,甚至连激怒发脾气的片刻都能自然而然散发出如同仙女般的绰约风采,混合于她一具魔鬼般的高窕身材,实在令人看得心火挑动,妖娆如斯亦能让人一看便感到心跳加速,小鹿乱撞,眼前这位古代女子确是一名难能可贵的性感尤物。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二回

就在这时,我不受控制地向她的身体上一望,一眼见到她一身侠女的灰色衣裳随着微风稍微地飘扬着,她胴体前呈现着两颗小小的焦点,而这焦点彷佛随着她激动的身体举动,若隐若现地挺在她的胸前左右摇动!

蓦地,我在隐隐约约中彷佛可以看穿她的体内似的,如今呈现我眼前的竟是她胸前那乳峰的完美曲线,那一双饱满得有如峨嵋山如此般雄伟的乳峰,白皙弹滑,摇晃自如,刹时令我看得头昏脑眩,充沛的精虫就像烧火般急速地在睾丸里打滚似的,对她多日以来的挂念根本就情难自禁,对她的种种情欲简直是无法自制。

半晌,面对着如斯狂姿娇媚的尤物,我仍旧浑身一动不动地矗立在一旁,接着眼珠睁大,鼻息急喘,丝毫不想错过这任何一丝美好的娇躯。

另一边厢,一脸惊愕的凤葶玉却在脑子里默默暗忖起来,如雨后春笋般浮现于脑海里,对于她的如意郎君,她总是日夜惦挂着他,似乎在脑海里时时刻刻与他相见就会感到开怀暖意了。而事实是她是对他真诚真意的,而且还一直深信他日一旦良缘花开,攀在她心窝上的郎君一样也会恋慕着她,抛下江湖世事与她双宿双栖,永结同心,白头谐老,从此不涉江湖是非,并且退隐塞外双双过着无忧无虑的逍遥日子。

遐想了片刻,然而此番亲耳听见别人出言侮辱她的如意郎君的人格,她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惊愣得说不出话来,她仍然牢牢地凝视着眼前这位恨之入骨的男子,泪光闪烁的眼中不知怎地竟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奇异的莫明感觉,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她越是对这位男子憎恨至极,心底里的憎恨成分就越是反弹成为爱恋。

但转念之下,她联想到她的如意郎君被冤赖,不到一会儿,她顿时像火山爆发一般,激动地开口驳斥一番。

「你乱说!定义哥哥乃正人君子,哪像你这个淫魔!而且定义哥哥跟师妹她无仇无怨,他一定不会出手伤害师妹的!」呵斥了一声后,忽见她彷佛乏力地倒了一倒,很有可能之前赶路舟车劳顿,以致劳累疲倦,水土不服。

这时候,由于洪月怡爱姐心切,登时纵身向前扶住了凤葶玉,一脸关心地向她诉说,道:「姐姐的面色很差,请姐姐切莫动怒,得小心自己的身子呀!」此时此刻,凤葶玉方才那把娇柔的叫嚷声顿时震慑住我,我转眸瞧见洪姑娘怀中的凤姑娘,见她一脸苍白无色的面色顿时令我看得心疼,眨眼间,我微微地转眸凝视她身旁的洪姑娘,半晌,瞧见她那稍微丰腴傲人的身姿,青涩稚嫩的脸孔确是格外艳丽动人,性感魅惑,而且滑嫩的肌肤白里透红,红晕两侧,娇柔的嗓音更是动人心弦,如此般童颜美女好比凤姑娘那绝世尤物。

「玉妹……」

正当厢房里外各人默不作声之际,便在此时,忽闻厢房外一阵雄厚的男子之声袭来,语声中悔意十足,以致房内各人如鸟惊弓,眼光都朝厢房的大门之外望去。

凤葶玉忽然抬起头来,顿觉一双充满男儿气慨的瞳孔注视她,在她眼前的男子是一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真英雄铁汉子。每次像他这样深情凝望她时,她总是不受控制地感到心跳气喘,令她觉得有点窒息,而且一副少女情怀更是情不自禁地直涌上心头间,心跳仿如小鹿乱撞,浑身只有酥麻般的感觉。或许这就证明了她是如此深爱着她的如意郎君,彷佛非他不要一般。

思绪此起彼落,彼此之间的眼神首次触碰,就仿如一对深情鸳鸯般,久别重逢,情意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她俩一个眼神、一个神情、一个动作彼此间都能心领神会,浓情蜜意将心间给溶化。

「定义哥哥!」语犹未了,她突然敛去脸上的怒意,在此地终于与她的郎君相见,她的心不知怎地开始「砰砰」蹦跳,涕泪交集,百般情意瞬间涌至心间。

「玉妹,自从当年从玄门山一别也有一段的岁月了,纵使你我相隔一方,但没有一天我不是日思夜盼,每日都是以泪洗脸,甚至在睡梦中也是沉思惦念着玉妹你,盼望能以再与你相见。如今只叹天意弄人,今昔何昔再见佳人,奈何已成了昔日往事。」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三回

龙定义霍然开口,雄厚的语音却带着无尽歉意,说道:「你莫再误会这位公子了,方才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小宣的确死在我的剑下。」凤葶玉目瞪口呆,愣在那儿,玉唇微颤,竟是则声不得。过了片刻,她内心深处的火团更是不禁一阵翻滚,悬疑之火令她震惊不已,半晌,终于微微地颤声问道:「定义哥哥……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真的……」「的确是千真万确。」陡然间,龙定义轻轻地走到她面前,眼神仍然含情脉脉地凝住她一双泛泪的眼睛,淡然解说:「此话虽然不好听,但经核实,小宣的确有谋反之意,当众行杀武林盟主也是事实,所以我也不得不出手将她给处治,为天龙派众多弟子们以及师父报仇。对于此事,我……我唯有遗憾地对你衷心说一声对不起。」

这边厢,我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厢房内,面对这种敏感的情境,我竟然可以保持沉默,充当着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唯有一脸抑郁地待看这二人的暧昧关系到底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

过了半刻,亲眼目睹了此人的言语举止,我彷佛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莫明感觉,再倾听这位天龙派大弟子的言语之后,便发觉他语音宛转流宕,娓娓动听,叙说了一半却显得铿锵激越,一时间说得连他自己的泪水都几乎要淌出来似的,浮夸的演技比任何一个演戏的影帝都还要来得逼真。

此话倏落,一脸错愕的凤葶玉仍是静静地站在那儿,微风彷佛微微向她额旁吹拂过来,瞬间吹起了她的髻边发丝,衣裳飘拂犹如柳丝,仿如一名高贵幽雅的仙女。

然而,从她一双迷离的眼神中竟透露出一股失落的气质,沧桑一瞬,泪声凄婉,明眸噙泪,泪扑双颊,情愁情难治,一个情字就此让她的心间彻底崩溃,月光如水的照应下顿有一种别样的失落沮丧。

凤葶玉登时撑持着自己的情绪,只见她眼眶含着凄凉的泪水,一双丹凤眼上的睫毛更是噙满了水珠,转瞬间,她一手擦亮了眼睛,微微蹙起的眉心彷佛显露着莫明的婉怨,脑中一片空茫,除了欲哭无泪之外,满脑里也只有眼前的如意郎君的潇洒影子。

愣了片刻,她似乎带着哽咽的语音,发自内心深处诉说:「你……你明知我一直对你痴心一片的,日后还打算与你长生相守,但是……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将这一切告诉我你……你为何要如此自私,如此狠心地打碎我对你的爱慕」这位凤葶玉虽是江湖女子,但此事的确令她无法不动容,她知道自己该明智地分析及衡量整件事情的对与错,无可奈何,她心中的天秤针确是不知该往哪边走才对,站在一方的就是她的师妹,另一方则是她眷恋已久的如意郎君。

一方面,当她一想到她那位小师妹就此命丧于眼前的男子的剑下,她内心深处便显得挣扎不已,一颗女儿家的眷恋芳心亦彻底粉碎,内心的伤痛一时无法自拔。她自己对眼前的定义哥哥的种种爱恋及情怀更似巨石般急速地下沉海底,直至深不见底的深海一般。

而另一方面,她却无法自主地臣服于对他的深情蜜意,她似乎荒谬地联想到自己真的可以忘记这一切,身为玄门派的大弟子,她亦不需要理会任何门派弟子的死活,大不了她可以选择抛开一切与他隐退江湖,并且衷心原谅他之前所做过的过错点滴,从此跟他重新建立彼此之间的爱慕与情结,直至海枯石烂,山盟海誓,永久不变。

奈何左右为难,所谓手背是肉,手面也是肉,即使选择任何一方也只会导致另一方成为受害者。莫说她能否如此大量做到这点,正犹如亲手打破了一个完整无缺的花瓷,就算世间能够时光倒流,她俩又岂能复原呢

当她痛心地思忖到这儿,她自知这却是妙想天开,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她相信自己真的是无法办到,也无法去想像到底自己能否办得到。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四回

催人泪下,正当所有人各个荡漾在沉寂不语之际,沉暗的天空上的淡黄月光仿似凄凄地弯腰在倒影底下,而四周微微吹拂不停的竹枝雨林,有的在寒风中不息的飒飒作响,有的却在嘘嘘地响着摇晃,刹时间似乎摇晃得人心灵交碎,痛似朔风啸,听了俱无不心感凄痛。

咫尺间,凤葶玉依然双目放空,一眼定睛地看着他,眼前此人,单凭他那一张俊秀的容貌彷佛能够吸引天下间所有女子们的注目,深情的眼神简直能够轻易地迷惑女儿家一颗脆弱的芳心。然而,眼前的男子偏偏就是她今生所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

此时候,淡黄色的月光弥漫了天地,寒风稀雾中彷佛只剩下她俩二人似的,龙定义瞧着眼前的凤姑娘,呆呆地站在面前竟也似痴了。

转眼间,龙定义顿时打破了沉寂,众人大愕,顺声望去,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堂堂一名赤心胆照的大男人竟然就在众人面前,众目睽睽之下跪地哭诉,倏听得一声泣息的语声:「玉妹,我又何尝不是对你真心真意,而事实上,你我情投意合,缘定今生,我此生也是非你不娶。」「但是事实终归事实,今日在大殿上确是我一时冲动杀了你师妹,此事实在有愧于你,对不起你之余也亏对了定一师太以及玄门派。此刻我除了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羞愧以外,此生此世也不知该如何再面对你了。默然回首也是昔日之情,既然你我双方只会感到难过难堪,那我俩之间的情意就此作罢算了!」激情地说完,他一脸痛心的神色,转瞬间几乎忍不住「噗哧」地偷笑了一声,到底此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究竟想玩什么把戏呢

天若有情天亦老,痛楚至极能断肠,如此般撕人心裂的话语,简直是令人听得心如刀割,心间绞碎,哭也无泪,天亦为之痛,地亦为之愁。

凤葶玉忽闻,整颗心登时滑落,惊得她浑身六神无主,转念之下,整个人几乎纵身而去,一口激动地栽言斥道:「定义哥哥!求你不要!我不能没有你……我……」言犹未了,她登时感到羞愧至极,彷佛一颗女儿家的心情,整个赤裸裸的展露于众人眼前。

天龙山四环的重重山峦,层层雨林似乎就在她一声惊呵的语音下,以致鸟惊四起,一瞬间几乎唤醒了所有在这片山岭正在沉睡中的万种生物一般。所谓有一郎君兮,见之不忘,一日分隔离兮,痛之如夷,原来情到深处、情到尽头时,情感是可以喷然而发的,问世间情为何物,不知天下几许会像她爱得如此般痴情,天下几许又能像她爱得如痴如狂当走不出人生最大的战场,前后矛盾,无法挣扎之时,最痛苦的莫过于她自己了。

蓦地,一股暖意的念头瞬间掠过她的脑儿,顿时唤醒了她,眼前此男子如真似幻的歉意语声,是他至今而来头一次露出来的真言实语,而侠骨怀情的她始终是人心肉做的,加上她俩二人确实有暧昧的存在。

综合多年来对他的缱绻情怀、缠绵蜜意,她实在不忍心放手,也不舍得结束这段爱之深切的爱恋,现今她脑子里居然不由自主地期望能得到老天爷的宽恕,以及她小师妹的见谅与支持,还衷心期盼可以与他重拾昔日的情意。

「玉妹,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事到如今,我……我只能怪天意弄人,总之你我之间……」龙定义含着泪珠,万千惆怅的心情无不展露于面上,接着显得一副好不舍得的神情凝住她,抽泣着道:「你我之间缘尽于此,你就忘了我吧!」此情此景,凤葶玉似乎还未来得及回过神来,她仍是低垂着眸子,一眼涣散地看着长跪在地上的郎君。此番眼前的男子言行举止无比的决恨,不依常规,使她不由得呆在那儿,不知所措。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五回

突然间,一直默不作声的我看到此,心里为之一酸,彷佛忍不住凤姑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转个身终于开口向那个男子痛斥一番,喝道:「你有没有搞错呀你竟然可以对她说出这番话,你……你可知这位凤姑娘有多么爱你」此际,仍在郁闷中的凤葶玉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好像想通过痛骂将她被抛弃的情绪一一发泄出来一般,转瞬间带着泪珠满脸的神情,居然在众人面前对我发起了小姐脾气:「这不关你事,你快给我住嘴!」话犹未了,忽见龙定义转眸,嘴里似笑非笑,然后一眼泛泪地看着我劝道:

「这位兄弟,我知道这次是我的错,我亦知道如今无论怎么解释也是于事无补,我和玉妹之间早已去到了一个无法挽留的地步。」「你就当作从未认识过我这个人吧!你我……你我从此一刀两段,恩尽意决好了!」语闭,他似乎不想回首,甚至连身都不转回头,顿时带着沮丧的神情及哭嗓奔走而去。

「定义哥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凤葶玉骤然一惊,霍然抬头望去,脸上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香汗了,只见她勐地向他的背影喝了一声后,她彷佛双膝乏力地跪倒在那儿,嘴里俱是呜呜咽咽的低泣哭啼声,犹如一片凄苦的惨声,而她一张瓜子脸上俱是无奈及悲伤的神色,无论是肉躯上或是心灵上,她皆一无所有,这刹那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人孤苦伶仃。

同一时候,师父以及一直陪伴她身旁的洪月怡姑娘四顾茫然,各个不禁为她摇首叹惜,除了禁不住倒抽一口叹气,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俗语有云,人和人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物降一物的玄理,无论是酷烈的爱情或是暧昧般的友情,只要是某一方爱上了另一方,那个人亦只会毫无条件地默默付出一切,包括她最宝贵的生命。尤其是生存于封建制度的古时候,而身为女儿家的凤葶玉便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就在www.de_depa.com她有如一个扯线玩具,一个任人玩弄她感情以及天生注定受制于龙定义的魔爪之中的悲剧女子……转个画面,另一边厢的龙定义,正当奔走到殿内的另一个角落之时,他彷佛放慢了奔走的脚步,心里却是默默暗忖着经过了方才那一场苦肉计的好戏之后,那位姓凤的女子应该毫无疑问地堕落在他的奸计之中,加上方才那套欲擒欲放的哭戏,相信没有人会猜想得到堂堂一名天龙派的大弟子竟会为了一个江湖女子,不顾丝毫身份当众跪地哭丧。而不出所料,他也不禁地联想到他的死敌──刘锐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接收那姓凤的烂摊子。

当他俩一旦成婚之后,他就会故弄玄虚制造一个的理由,好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俩的新婚生活里头,然后当着他死敌的面前再另外为他上演一个绿帽风波,重新夺取他身边的女人的芳心之余,也可以一报当年的丧妻雪耻。一想到这儿,龙定义便感到莫明的兴奋,亢奋不已!

就在这时,满怀得意的龙定义彷佛觉得有一阵风微微吹过,他来不及回首顿时感到有一双纤手正要从他背后搂过来!

蓦地,他二话不说竟然使出了一招干坤大挪移的轻功心法,身体轻轻一转,几乎在闪电速度之际,转瞬间以影换影地跳跃过背后正要突袭他的来者,接着他肘下轻轻一推,再一把手挽住那位来者的香姿柳腰,眼神透出令人心软动心的光亮!紧接着,咫尺间凝住一张美滋滋的脸庞,画面仿如一对俊男佳人,双双共聚于此刻,彼此情牵一线似的。

而在他眼中,此人的确生得姿容柔媚,近距离地凝视她一副柳眉杏眼、粉唇齿白的容貌,脸上那双修长的眼睛,眼角两侧微挑,加上桃花粉嫩般的双颊,整个人时而妩媚迷人,时而甜美诱惑,仿如一头波斯猫一样的妩媚,一时间看得他失了神似的,浑身也不禁激动地双眼充血,血液烈若骄阳!

醉生梦死之间,犹如妖风吹拂,现今俯身在龙定义怀中的来者登时显出一副撒娇弄俏的样子,双手紧紧搂着他坚硬无比的颈项,吐气如兰,奉身如玉,言语声更是格外扭捏,续而一阵妖媚似嗲的语声也传入了龙定义的耳里去。

「哎唷!哥哥如此好轻功,又如此好演技,瞒骗了你的好玉妹,还弄得人家满脸哭啼的,如此狠心让人家怎么办好」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六回

回神之际,龙定义顿时松开了抱在怀中的身躯,且鬼祟地四处张望,半晌,他竟然纵身过去,立马一把搂住了那柳腰般的纤腰,就在瞬息之下,他毫不犹豫地吻上那湿嫩无比的香唇!

「嗫滋~~啵~~嗯嗯~~嗫滋~~啵~~嗯~~啵啵~~」如此般激烈的接吻之下,彼此的双手更似章鱼般的紧紧拥抱着对方,不到半晌,四环顿时翻起了一片湿吻的淫浪声音。渐渐地,他俩彷佛情不自禁地各自伸出了敏感的舌头,且舌尖与舌尖的接触更是形成了一种意淫无比的淫态。

雪地飘零,蒙了眼睛,格外凄美,然而犹如琼楼玉宇的大殿四顾,此刻彷佛就在这轰轰烈烈的热吻间全已倒了阵形来迎合这绝世的香吻美景。

咫尺间的龙定义一眼深情地凝视住怀中的玉女,看见她一双眼睛正在闪着光亮,彷佛波荡在水面上的目光,这是一种诱惑,令他简直不敢多眨几眼。吻了半晌,她的唇角更是眯眯笑着,就像一团欲火似的向他挑逗着。

玉女在手,仿如柔情铁汉的龙定义一眼瞧见她整个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他的深情之吻,她唇角更泛出一丝令人动心的微笑,而这微笑更是显出妖媚的神韵。倏地,他强壮无比的双臂更加大胆地把她拥抱着,好像要将她在臂力中彻底溶化一般!

此情此景,杨静香也不由得闭上双眸,眼前那一道舌尖彷佛开始向她挑逗似的,半晌,她彻底爆炸了,情欲有如沸腾的火山,在此间激烈地爆发出来!一瞬间,她浑身犹如火山爆发似的溶化下来,续而情不自禁地伸展出纤细的玉手,整个人不自禁地紧搂住他,双手狠狠地、用力地、紧紧地拥着他钢铁一般的颈项。

这时候,龙定义心里为之一振,心里不禁暗忖着难得武林间出了像她如此夺目的大美女,而且此名古代大美女还正正在他怀中使出浑身解数,把他搞得亢奋不已,兴奋感迭起,他暗忖着自己活在世上确是与有荣焉,死而无憾了。

过了良久,倾城之吻终于停止了一会儿,蓦地,杨静香顿时眨了眨眼睛,随即又「噗嗤」一声,媚笑道:「喔~~阳龙哥哥的亲吻功夫似乎一点都没有退步的迹像。」

话犹未了,杨静香脑子里彷佛在思考着事情,转念之下又继续娇笑一番,笑道:「呵呵~~恭喜贺喜,如今看来哥哥的大事已达成,小妹本应要改口称唿你为天龙派的新掌门,对吧」

龙定义仍在紧紧抱住她,面对面地直视着她一双柔情似水的水波眼瞳,似乎像个呆子般看了半刻,转瞬间显得咬牙切齿般神情,斥声怨道:「何以见得呢

今日在大殿上,若然不是那些乌合之众各个好像对我起了疑心的话,那个盟主之位早已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明日一早又何须要去搞些什么比武的东西。我说呀,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这玩意简直就是浪费我时间!」杨静香登时发出悦耳的媚笑声,娇笑着道:「哎唷,阳龙哥哥无须担忧太多了,因为我师父那方面,小妹深信明日比武之时,师父注定要争输给你的。至于其他一些门派的掌门人,倘若少了我师父的阵容,单凭哥哥一人的功力,相信要应付他们也是绰绰有余。」

「此话何解」骤然间,龙定义狐疑地问了一下,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她,柔情地问道:「若然妹妹可想到一些绝世好桥段,不妨直说吧!」「呵呵呵~~不妨跟你说明好了!」杨静香乐不可支地楼着他,娥眉间显出一副得意的神色,嘴角更是谄媚的笑了一会,呵笑了半刻,再坦言叙说:「方才小妹刚递送我师父服上了就寝前的人参茶,可是武功底子极高的她竟然察觉不到我在那杯人参茶当中掺进了一些令人功力渐失的迷魂药。当她明日清早醒来的时候,就连杀鸡的力气都没有了,试问又岂能登上擂台与你比武,岂可再有能力争夺盟主之位呢」

第四十章:绿情蜜意第七回

「哈哈哈哈!既然妹妹如此精灵,凡事都会替我一一着想,对我又是体贴入微,」龙定义忽然栽语,笑道:「加上当年若然不是你过了你体内的真气给我,舍身救回我一命的话,我早已一命呜唿落到黄泉路了。如果没有你的出现,试问我又怎能有幸进入天龙派的门下,现在我竟然可以稳坐上了掌门之位,再夺取盟主之位也是咫尺之事而已,所以我说你的存在对我真的很重要,日后哥哥真的不知该如何才能补偿给你好了。」

「哥哥好坏唷~~还要人家等到何时小妹现在就要哥哥的这里先来作补偿好了!」此语一落,妖气十足的杨静香果真是个色欲极重的女子,转瞬间,她竟然一把手就从裤外抓住了龙定义一根天赋般的阳具,接着纤手再一搓一搓的搓揉着藏在他裤子里头的那根膨大阳具,顿然间让他有点吃惊不已,浑身酥麻,喘息唿唿一般。

「看把你急的,平日见你一副假装清纯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是个省油的灯了!

一试便知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看来如果这次没有再好好慰抚你的话,我就真的对不起我自己了!」龙定义一边满面通红地喝说,他的手一边更加大胆地紧搂着她。

此际,他双手在他自己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开始要剥开她一身的衣裳,并在衣裳缝隙中渐渐伸手进去,直至触到她一双丰满的乳峰为止。

喘息之间,杨静香彷佛激动地吁出一口娇气之后,嘴角笑得合不拢嘴,她转个身竟然从他怀抱中逃开,然后只见她一边扭着柳腰走到一座幽雅无人的小亭,一张白皙粉嫩的娇脸上也一边显出一副淫荡的神色。

她一转身便停下脚步,媚眼仿似发亮般远远凝望着他,只见她笑靥示人,娇媚地笑着道:「呵呵~~你我相逢在这优美的晚上,便代表了今霄多珍贵,既然如此,我俩何不暂时抛开一切,好好地珍惜这一刻,好好地沉醉于这一刻!」龙定义牙龈紧咬地瞧见远处一身赤裸的肉体,她一身的春光顿时亮在他眼珠前,并且还见到她居然正向他施着一种挑逗的眼色,心想眼前的女子竟然不顾自己一身女儿家的廉耻,现今浑身赤裸裸的躺在小亭里头!

亲眼看到此景,整个人如同被人点了穴一般一动也动不了,时间彷佛就在这一瞬间止住了,心里面却在默默地暗忖一番。他想到这画面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诱惑,既然春色正在向他招手的话,也可能是上天对他的一份眷恋,而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况且若然他还能忍受这种诱惑的话,他还算得上一个男人吗

蓦地,他再也抵挡不住眼前的诱惑了,随即一把手紧紧抓着裤子里头的庞大阳具,整个人不禁地从喉头发出一阵情绪激涨的声音,就像箭在弦上,情欲就要一发不可收拾!

「他妈的,好一个欠操的女子!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话犹未了,龙定义脸上俱是七情六欲的神情,他似乎急不及待想要扑过去,甚至连他自己身上的衣裳几乎在一瞬间被他一手扯了下来,转瞬即逝,一眨眼的功夫就完全消失了!

续而,他下体一根有如硬铁一般的男性阳具顿时从裤内蹦跳了出来,胀红发紫的龟头也在一跳一跳的展示于空气中,他全身的肌肉,八块线条鲜明的腹肌、如同狮子头的二头肌、三头肌以及结实的肩膀肌肉在此间终于彻底显露了出来,加上一根蹦跳不定的阳具,根本就是一副好不雄伟的景像!

『好……好大的一根家伙!难……难道哥哥学上了一些壮阳的武功不成』错愕之下,芳龄不到二十的杨静香不禁看得双瞳睁大。

纵使杨静香并非一名处女之躯,实际上她自己的宝贵处体早已连人带身地赠给龙定义玩弄过了,但意淫十足的她如今再次目睹到眼前的巨棍,看见一根天赋惊人的男性阳具就像擎天一柱一般之际,她自己也不知怎地仍会深深地被它的体积和长度给吸引着。

现因之前与他偷吃禁果,还亲手奉上了女儿家最宝贵的贞操而抛开不了心中的枷锁,最终导致她被眼前的男性阳具破处的感觉仍在她脑中徘徊不尽,所以当晚在床上与他龙凤交配的过程仍是历历在目,而且记忆犹新,对他一份莫明的眷恋及依赖更是挥之不去。

阁下

上一篇:鹿鼎淫记之小郡主篇 下一篇:灰色轨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