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第三章那一定是爱


时间:2021/6/1 22:29:40

第三章那一定是爱

每当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李建德就会感到不可思议:明明他本身就不是一个会对女人主动出击的人,和女人互动他的态度虽然总是维持着温文儒雅的态度与她们交往,但总是维持着一定的距离甚至于还可以说有些「冷」,但奇怪的是,对他感兴趣的女人却一直源源不绝。

虽然以他的外貌条件而言确实是不错──180公分的身高、从十五岁以后就一直维持着每天不断运动所练出来的修长结实体格,以及一张似乎永远比实际年龄年轻个三到五岁的娃娃脸,让他从十五岁时就经常是吸引女人们瞩目的焦点。不过正是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在二千三百万人口的台湾,英俊高壮的帅男何其多,李建德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帅压群雄」迷倒那么多女人,更何况除了外貌条件稍具优势外,他并沒有耀眼的名校高学歷与让人羡慕的高收入这两项在传统观念认为能够吸引女人的「三高」当中的其他二高,但即使如此,他在日常生活中却还是经常吸引了女人对他的关注,让他一直为此感到无法理解。

第二度于Maggie的阴道内射精后,李建德喘着气平躺在Motel的床上让同样和他一样热汗淋漓气喘如牛的Maggie侧躺在他的身旁并将头枕在他结实的胸膛,李建德很清楚:和在射过精后就立即切换成「圣人模式」只想要赶紧恢復武装独处的男人不同,女人在性爱过后除少数特例外,大部分都还是需要和男伴亲密肢体接触以细细品味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所以他在连续大幹二场后尽管已经相当疲惫了,却还是让Maggie紧贴着他,并一手轻抚着Maggie的秀髮,另一只手则温柔的爱抚着她那已经被插得微微红肿、正缓缓渗出精液的阴部。

受到他如此的贴心服务,Maggie睁开眼睛深情的望着他嫣然一笑,翻过身来整个人趴在李建德的身上,信手将垂到额前的头髮撩到耳后就低下头在李建德的胸膛、脖子一路不住的往上亲吻,即使李建德刚刚才舔过她的阴部,她也毫不犹豫的就一口含住了他仍残留着些许淫水味的嘴巴,像是最啜饮极品美酒似的贪婪吸吮他口中的每一滴液体;相对的,李建德也不在乎Maggie不久前才又含过他的肉棒口中还是「精精有味」,紧紧的抱着她与她展开「舌战」,在彼此的口中相互交流着从对方下体吸取出来的体液。

在温存了一会儿后,李建德轻抚着她的脸问道:「妳怎么会想跟我一起过夜」

Maggie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手指头像弹钢琴般的在他的胸前不住轻敲着,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的反问道:「你说呢」

李建德回答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妳啊。」

Maggie抬起头来轻抚着他的脸呵呵笑道:「就只是喜欢你而已啊,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这简单的一句回答让李建德顿时无言以对,确实,男女之间很多事情本来就是不需要有任何理由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全凭自己最真实的主观感受决定,如果硬要说出为什么喜欢、为什么讨厌的理由,其实都只是事后找的藉口而已!

Maggie见他默不作声,笑了笑又轻轻的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说:「你大概以为像我做这一行的女人都是见钱眼开的势利眼,所以想不通为什么我不肯让老杜载我回家,却说谎好搭你的摩托车并跟你开房间吧」

心事被她说破了,李建德沒否认但也不好承认,只是持续保持着沈默,温柔的轻抚着她的头髮。

Maggie笑着继续解释道:「我不否认,我当初之所以会当传播妹就是看这一行钱赚的快、赚的多,否则谁会喜欢陪着不认识的客人喝酒,还得随时提防着不怀好意的猪哥们的咸猪手,就算被偷袭了还是只能不当一回事的强颜欢笑但这不表示我们满脑子就都只有钱,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需要!」

李建德凝视着她的双眼沒说话,静静的听她继续说:「我们不是机器,而是有血有肉的人,也需要友谊、爱情、关怀与尊重这些一般人都需要的东西,只不过一般的客人根本不会管这些,多半只是把我们当成玩具,既然付了钱,他们就只想能够尽量的玩我们,从我们身上佔便宜、捞回本,有些客人则以为只要对我们炫耀财富、社经地位就会让我们把他们当神拜,却根本不知道这些我们都看多了,对他们这种幼稚到极点的肤浅行为只会觉得可笑至极!」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盡情倾诉的机会,Maggie忍不住把积压在心理多年的话全都一股脑儿全盘托出:「说真的,那些客人钱就算再多、社会地位再高,也仍然是把我们当成玩具看待,不可能会跟我们分享的,所以他们钱再多、社经地位再高,对我们有个屁用所以啊,与其费心去讨好这些自以为是的老猪哥,还不如跟你快乐的过一晚,至少,你懂得尊重我,而且讲话又风趣,而且…你长的又很帅!呵呵…」

说着,Maggie笑盈盈的轻抚着李建德的脸,并再度朝他的唇吻了上去,李建德与她热吻了一会儿,又忍不住说:「可是…我已经有女友了,而且我也不可能和她分手…」

Maggie呵呵笑道:「我也有男朋友啊,但那又怎么样在结婚之前,大家都是自由之身,就算上过床也不代表就要海誓山盟、从一而终,而且,我也沒有要你跟你的女友分手跟我在一起;同样的,我也不会因为跟你过了夜,就跟我男朋友分手,跟你在一起,我只想快快乐乐的过一晚,如果多年以后你还会想起我,那就够了!」

听完她这一番话,李建德感动莫名捧着她的脸吻了起来,两人四片柔软溼润的唇又再度紧紧的黏在一起,火热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激烈交缠着,在澎湃的激情驱使下已经休息了近半个小时的李建德分身又逐渐「性緻勃勃」的抬头挺胸顶在Maggie柔软的小腹上,并随着两人拥吻的身体波动而不住摩擦着。

Maggie暂时挣脱了李建德的溼吻舒了一口气,低头望了自己小腹下那根李建德生气盎然的肉棒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将身体往下滑到李建德的两腿之间,伸手将他的肉棒握住后温柔的轻轻撸动了一会,便再度将它含住口中舔吮了起来。

李建德爽的轻嘆一口气闭着眼睛靠在床头柜上享受着Maggie的口交服务,同时也忍不住伸出手来爱抚着Maggie的秀髮,手指更时不时地轻轻掠过Maggie的耳际,微微的骚痒感让Maggie不由自主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李建德的手又再次撩过她的耳际,她先是微微地闪躲了一下,但最后却还是让他的手掠过,并又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股莫名的快感从身体的深处涌了上来,使得她更卖力的吸吮着李建德胀得通红的肉棒,将她粉红湿润的丰唇完全塞得满满,而她那已经被李建德二度射精的阴部,也不自觉的汨汨流出了淫水来。

这一招调情的技巧是李建德在误打误撞下琢磨出来的──在他狂飚的少年时代,与大部分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一样,完全不懂得如何与女性交往,所以虽然有不少女孩子对他有好感主动送上门来,但他却不知道要如何掌握分寸,以至于往往不是太过于正人君子让与他交往的女孩们觉得他不解风情拂袖而去,再不然就是误以为他是个急色鬼而被吓跑,在情慾上始终未能修成正果。

一直到多年前他参加公司举办的员工旅游时,透过公司内一位较他年长三岁当时正在就读夜二专的女同事带了三位包括王秀云在内的同班女同学一同带来参加,将她们介绍给李建德等一票公司内单身汉们认识,当时他因为刚和一位女孩分手,充满愤世嫉俗的他故意在王秀云三人面前表现的既轻浮又讨人厌,但天生憨胆的王秀云不但沒有被他吓跑,反而对他产生了好奇心,于是在他的积极力邀下她很干脆的就接受邀约,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交往起来。

有一次在送王秀云回家后,两人依旧难分难捨的在她家附近的公园中亲热,那一次他就是轻抚着王秀云耳际的秀髮,让王秀云先是吃吃的笑着闪躲并娇声说:「唉呦…好痒,不要啦…」,但不一会儿就被他摸的娇喘连连,他勐然一把将王秀云抱进怀中,并恣意的在她全身各处乱摸,王秀云也毫无抵抗的任他为所欲为,于是他就大胆的将手伸进了王秀云的衣服中直接揉搓起她软绵绵的奶与潮溼温暖的阴唇,将王秀云逗的春心荡漾,就这样煳里煳涂的被他将脱掉了内裤,再将他那硬绷绷的火烫肉棒插进了阴道中,在星空下夺走了她的处女贞操!

如今他把这一招用在Maggie身上,当然是正中下怀,一方面,像Maggie这样阅人无数的传播妹本来就有极强烈的自尊心,如果男性自恃「弟大物勃」的採取强势直攻不但无法挑起她的情慾,反倒可能伤了她的自尊心而弄巧成拙;另一方面,头皮与耳际原本就是大部分女人的性敏感带,当Maggie在为他吹喇叭时,他不断轻抚着Maggie耳际的秀髮,这种带有浓浓爱怜意味的肢体接触除了带给她无比温馨的幸福感,也不着痕迹的持续刺激着她的性快感,让她涌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情慾浪潮。

原本一开始在两人关系中就採取主动出击的Maggie现在被李建德撩起了满腔的高昂性趣后,当然不可能再按捺得住,因此她毫不犹豫的一只手抓着已经李建德那被她吸吮得通红的肉棒,另一只手掰开自己淫水满溢的阴唇,对准阴道口后便跨骑上去,李建德火烫又坚挺的肉棒再次将她完全佔领,让她舒爽的忍不住轻哼出声来:「喔……真爽…」,说着便缓缓的上上下下地对李建德的肉棒套弄起来,在两人不断涌出的体液润滑下,Maggie紧实的阴道牢牢的勒住了李建德粗大的肉棒,不时发出「咕唧…咕唧…咕唧…咕唧…」的声音,为这第三回合的性爱凭添不少情趣。

既然Maggie喜欢採取主动李建德也乐得轻松让她全权作主,于是他上半身斜倚着床头柜一边欣赏着Maggie在上面骑乘时欲仙欲死的快活表情,一边则不断地搓揉着她胸前一对硕乳,如此上的下夹攻,Maggie很快的就濒临又一次的高潮

,不由得使劲扭腰摆臀加速上下套弄,沒多久她就发出了一阵轻唿:「啊……啊…太爽了…我…我…洩了…」,说着就闭着眼睛垂下头来整个人瘫软在李建德的身上,浑身香汗淋漓的大声喘着气。

李建德与她胸贴着胸脸贴着脸的将她双手环抱着,Maggie软绵绵的身体触感以及将他的肉棒紧紧勒住的溼淋淋阴道虽然让他相当舒服,但是他已经射精过两次了,敏感度大大降低很多,加以刚才他一直都是被动的半躺在床上看着Maggie表演,自己并不需要用力,自然就更金枪不倒了。

现在看到Maggie在高潮过后彷彿洩了气的情趣娃娃一般贴在他的胸前,看来是沒有力气再发动主动攻势了,他自然必须拿出男人的气魄来收拾一切,于是他将原本抱着Maggie纤细腰枝的双手先收了回来,然后从Maggie修长的双腿下穿过将她环抱着,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以「火车月台便当式」来走下床,绕着房间徐徐地一边走一边幹着Maggie,将她从几近失神的状态幹得悠悠转醒过来,赶紧双手环抱着李建德的脖子,随着他粗大的肉棒在阴道内的每一次抽动而胡言乱语地呻吟着:「啊……啊…好粗…插的我好胀…我…我…会被你幹死…」

在床笫之间,女人的淫声浪语不但是对男人最大的肯定,更是威力强大的无形壮阳药,在Maggie欲仙欲死的极乐呻吟声鼓舞下,李建德潜在的狂野本性完全被唤醒,不断的朝着Maggie那已经被他内射过二次的阴道勐插,彷彿抽水机般源源不绝的从她的身体深处汲取出他之前所射进去的精液与Maggie淫水混合液,顺着两人性器交合处从大腿不断地滑落下来,甚至于有一部分的黏稠体液在活塞效应下被挤得发出「噗…噗…噗…」声响直接从Maggie的阴道口喷溅出来,洒遍了整个地板上。

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急促的救护车警笛声从隔音气密窗传进了房间来,让李建德不由得转过头朝窗户望了一眼,透过半透明的白色刺绣窗廉,他勐然发现原本漆黑的夜空这时已经在天际泛出微微的晨曦,他转头望了一眼床头旁的灯光音响电视设备控制柜上的电子钟液晶萤幕这才发现:现在竟然已经快五点了,他和Maggie已经幹了一整晚!

然而,他却毫无睡意,只是紧紧环抱着已经被他幹到虚脱双眼紧闭微微张着嘴却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的Maggie继续奋力的抽插着,只不过,在持续的激烈交合运动下,他们俩早已满身大汗又溼又滑,而Maggie却已经连环抱住他脖子的力气都沒有,为了避免一个不小心将Maggie幹得摔出去,李建德只好暂停攻击,抱着已经彻底瘫软的Maggie,让她俯卧在床上后,再将肉棒从她高高翘起的臀部再度插入阴道内继续肏幹着她。

而Maggie则是已然差不多被他幹得快失去意识了,在李建德不断地从后面狂野的肏幹下,她整个人也不断的被往前顶,原本平放在床上的左手就这样被顶得碰到了一旁设备控制柜上的收音机开关按钮,床头音响的喇叭播出了李建德非常熟悉的旋律──是多年前美国好莱坞巨星李察?吉尔与茱莉亚?罗勃丝电影「麻雀变凤凰」内的插曲《It must have been love》:

在我枕畔留下一串细语

将冬季遗留在地上

我孤单的醒来

卧室及四周充满一片寂静

触碰我,当我闭上双眼梦游他方

那一定是爱,但已经结束了

那一定很美,但我终究失去了

那一定是爱,但已经结束了

从我们触摸的那一刻,直到时光流盡

假装我们仍在一起

我被你的心呵护着

但是,由里到外

我就像你手心的泪滴,已化成了水

在我梦游四方的严酷冬日里

那一定是爱,但已经结束了

那正是我所需要、生命中缺少的

那一定是爱,但已经结束了

在细水长流、微风吹拂的地方……

主唱女歌手玛丽?芙瑞德克森高亢嘹亮的嗓音,让Maggie张开了眼睛,转头望着在她背后仍在卖力耕耘的李建德一眼,沒想到李建德竟然也刚好在望着她,两人四眼凝视却都沒有说话,虽然肉体的快感正随着李建德不断加速的肏幹频率不断往另一波高峰攀升,但一股百感交集的复杂情绪却让Maggie莫名其妙的感到鼻头一酸,晶莹的泪水不由自主的从眼角夺眶而出滑落到枕头上。

看到这一幕,李建德心里面也不禁一阵酸憷,他和Maggie不过是在几个小时前才刚相识而已,他万万沒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她一见如故,并有如天雷勾动地火般的一发不可收拾的发展成如今这般情慾奔腾的地步,原以为这不过是又一起都市男女萍水相逢偶尔触发的激情,但是却在音乐的撩动彼此的心弦后逐渐发酵、发生微妙的化学变化,让李建德不得不重新省思,他和Maggie之间究竟算是什么呢

就在此时,玛丽?芙瑞德克森又扯着嗓子以几近嘶吼的唱道:「It must have been love but its over now…」,一句句都震撼着李建德的心灵,让他忍不住低声的喃喃自语道:「是的,那一定是爱!但现在也已经即将结束了!」

说着,便俯下身来将Maggie满面的泪痕以温柔的吻逐一轻轻拭去,而他那已经奋战了一整夜的巨砲也几乎在同时激烈的抽搐颤动着,炽烈的精液从他不断收缩的阴囊中夺门而出,彷彿要填满着两人相见恨晚的遗憾般,一股又一股地在Maggie空虚的子宫内灌注着…。

上一篇:黑社会火拼下的牺牲者 下一篇:无耻盗贼团